當前位置:主頁>行業資訊>國內信息>正文

玉雕的當代精神 充分合理地用好玉石資源

2019-01-05 來源:中國珠寶網 責任編輯:珠寶使者 點擊:

2018年11月29日~12月2首屆長三角國際文博會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辦,其中珠寶展區內展出了何馬、馬洪偉、唐帥、茹月峰四位玉石雕刻家的作品。四種風格迥異的作品卻有著不易覺察的共同點,或許正因為這個共同點體現出了當代玉雕重要意義的某一方面,這里摘錄參展者何馬先生自己的一番見解。
玉雕一技,源于某種需要,或是發端于石器時代。紅山、齊家、獨山玉、羅甸玉、玊洞、良渚……推測出其用途如日用、配飾、祭祀、通靈等。年代久遠,時過境遷,后人只好運用自己的經驗去解讀古代遺留下來的物象。徒增一堆談資,也平添許多趣味。
從磨制玉石發展成玉雕,一門手藝經歷幾千年的轉載。太湖邊的蘇州成了當今人文玉雕的淵藪,猶如清代時的“揚州畫派”,蘇工更是優良傳統的象征。
玉雕的當代精神 充分合理地用好玉石資源
精麗勁挺的青銅紋樣、雄偉靜謐的遠古氣息,這都是表象,也不是我的關注點。馬洪偉用青玉來仿制青銅器,用廣西墨玉仿制黑陶,其色彩、質地竟如此巧合。洪偉大量選購青玉的時候,正是收購白玉的最佳時期,白玉一直是主角,此時的青玉連配角都算不上。起初從圖片的一面聯想成立體,被各大博物館關注后,得以深入研究,直至神形超邁。是馬洪偉造就了青玉,還是青玉選中了馬洪偉?“氣和心量大,工善玉緣深”這聯是為馬洪偉作的。
緣深一如源深,不像澗水的喧鬧。緣深一如淵深,只有靠近時方知深度。
同樣都是蘇工,同樣從石器時代、青銅時代走來,同樣都用青玉創建自己的玉器時代。青玉在茹月峰手中卻猶如一潭秋水,清可鑒己,深不見底。
《枝山文集·呂紀畫花鳥記》:“蓋古之作者,師楷化機,取象形器,而以寓其無言之妙”。茹月峰“取象形器”妙在含宏“光”大。器型素雅,方圓交契,畫意淡然,虛實相濟。含宏指的是月峰吸收博大精深的中國畫意蘊,轉化成玉器的表面裝飾。“光”大還借指月峰讓光線照射在器皿內,由于胎壁的厚度被有意識地調整過,使得器皿表面的畫境變幻無窮。只要對材質充分理解,合理利用,不同的材質都能煥發出獨特的光彩。
讓岫巖玉大放光彩應是唐帥。在“興隆洼文化”“紅山文化”中就已經大量使用岫巖玉的先民,卻沒有嫡傳的技藝留給岫巖的藝人。然而這個偏遠的東北縣城,“隱居”著許許多多的有藝術潛質者,可見手藝的技術性很難傳承,技藝精神卻可以累世或隔代傳承。
岫巖玉雕師難以在太湖的平波上泛舟,他們只能,也必須如饑似渴地學習“外來文化”。率真、熱情、果敢的唐帥躍在浪尖上。透明綠色的岫巖玉,被挖盡雜質后,已是坑坑洼洼。誰又能料到,材料到了這樣的地步,唐帥還能想出花樣來:一朵朵浪花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中,他把浪花當鮮花。
從此藝術界有了專業名詞——“岫巖玉雕”。這鮮花,你接受嗎?
感同身受,我也是從“不好的材質”做起的,從1990年開始。1998年開始我以作品代言,以文章形式呼吁充分合理地利用玉石資源。
此次展出的四種不同表現形式的作品,若仔細體會,其間內在精神是暗合的。合的根源是內在關系,也就是“緣”,人有人緣,還有物緣。作品好比語言,言為達意。作品的表面形式好比云彩,云彩不在天上,而在地上,是地氣結成的。技法的嫻熟可以通過勤奮,功到自然成,作品的思想品質,則要看內心。
玉無貴賤,各抒己見。代有人才,窮則思變。
“充分利用玉石資源”的體會是:人與人不可能平等,卻可以平等的心態對待人。物和人不對等,卻可以平等的心態對待物。如何選擇題材和材料,就地取材就“合理”。
本網的文章和圖片來源于Internet,當權利人發現在中國珠寶網生成的鏈接所指向的第三方網頁的內容侵犯其著作權時,請權利人向珠寶網發出“權利通知”,中國珠寶網將依法采取措施移除相關內容或屏蔽相關鏈接。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曾道人玄机字